您好!欢迎登陆陇县政法网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政法文化


崎岖的正义

[ 信息发布:admin | 时间:2014-02-19 | 浏览:5246次 ]

  美国有两个非常著名的案件,不只深刻地影响着美国的司法制度,也深深地嵌进中国人心中,给中国的法治建设带来很多启示,——一起案件是辛普森案件,另一起是米兰达案件。理论界始终对之津津乐道,实务工作者也大多耳熟能详,其中涉及的法律问题总是被常议常新地不断提起,甚至一定程度地影响着中国的法治进程和司法改革。抛开具体的法理问题,就两个涉案当事人的结局而言,居然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辛普森案。1995年10月3日,被称为世纪审判的辛普森案件在全球关注下公布判决结果,虽然有诸多证据证实辛普森难脱干系,但在强大的“梦幻律师团”帮助下,陪审团终以控方证据存在瑕疵为由判决辛普森无罪。侥幸逃脱法网的辛普森并未洗心革面,2001年,辛普森在佛罗里达涉嫌一起盗窃汽车案件,最后被判无罪。2006年,因在杀妻案中被判巨额赔偿而破产的辛普森为了版税收入,厚颜无耻地抛出了一本名为《假如我干了》的书稿,在“假设”自己是凶手的前提下,详细描述如何谋杀前妻及其男友的整个过程,激起汹涌众怒并遭舆论齐声谴责。2007年9月13日夜,辛普森带领几名同伙闯进拉斯维加斯一家体育纪念品商店,持枪抢劫了700余件体育纪念品后扬长而去。劣迹斑斑的辛普森这次未能逃脱法网,2008年10月3日,陪审团认定辛普森涉嫌持枪抢劫案成立。主审法官随后宣布辛普森所受的包括绑架和武装抢劫在内的12项罪名指控全部成立,61岁的辛普森最终被判刑33年,在牢狱中去度过自己的余生。

  米兰达案。1963年3月3日,曾有过诸多犯罪记录的劣迹青年米兰达驾车将一名18岁女性掳入车中并强暴。受害人报案后米兰达立即被抓获,自知罪责难逃的米兰达见到警察立即如实供述了全部罪行。亚利桑那州刑事法院以绑架罪和强奸罪判处其有期徒刑30年。但事后米兰达以警察讯问时没有告知自己公民权利为由提起上诉,最高法院支持了米兰达的上诉理由,裁决口供予以排除,本案现有证据不能定罪,被告人获释并由此确定了著名的“米兰达规则”。该规则确定后,一审证据全部被推翻,警方对这一重罪案件只能重新启动侦查程序。然而侥幸逃脱法网的米兰达劣迹不改,有一次喝多了酒后,居然在自己女友面前吹嘘强奸那个女孩的详细过程,其女友气愤难耐跑到警局告发,警方凭借这组新证据认定米兰达强奸罪成立。1972年米兰达假释出狱,1976年他再次混迹酒吧,与人发生斗殴并被刺身亡。警察逮捕了一个嫌疑犯并依法向他宣告了“米兰达规则”,嫌疑犯按照米兰达规则行使沉默权。警察未能找到其他有罪证据,该嫌疑犯只好被释放。后来这起案件最终未能找到真正犯罪者,没有人因此被起诉定罪,米兰达成为一起无头案件的牺牲品。

  辛普森和米兰达意外地有了相似命运,侥幸逃脱法网后最终受到法律制裁。但我们决不能因二人囚服加身而额手相庆,不能在实现报应目的中寻找快感,尤其是不能因他们具有不好的人生结局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态去讥笑、嘲讽他们。我们应当深深地同情他们,他们的犯罪与其他所有人的犯罪一样,都是受害人的不幸和犯罪者的悲剧。从法治建设的角度,我们甚至应当感谢他们,米兰达案件形成了关于沉默权的规则,辛普森案件虽然没有规则,但那种“超越合理怀疑”的定罪标准以及无罪推定的刑罚理念同样弥足珍贵。辛普森和米兰达都曾侥幸地逃过了刑事追究,虽然曾让许多善良的人感情上难以接受,但他们的能够“逃脱”不一定就是法律的失败,这种宽宥和容忍恰恰反映了司法工作近乎苛责的严谨,折射出司法权对公权力的严格约束和对公民权利的充分保护。辛普森和米兰达成为程序正义的标志性人物,甚至成为司法民主的重要里程碑,客观上为人类司法制度中的程序正义问题做出了重要贡献。

  他们的被追究,决不是简单的佛陀思想中的“因果报应”。虽然中国一直有“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的古训,民众也有“恶有恶报”的朴素道德观,但在这两起案件中,我们应当更多的关注制度文明。辛普森和米兰达二人先前的被放纵和后来的被惩罚,不是冥冥之中的神祗灵验,而是司法摆脱专制与蒙昧后走向民主与文明的必然,不论“放纵”还是“追究”,都是司法制度得到严格遵守的结果。虽然两起案件审理中正义女神没有做到我们所期待的“游刃有余”,但正义最终在他们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虽然事后二人各因自己的不争气重新受到惩罚,但这种追究只是个案在实体正义上的一次小小胜利,其价值远远小于他们先前的被“放纵”,敢于容忍他们第一次的“挣脱”,才是整个人类司法制度的重要胜利。

  当然,如果在杀妻案中辛普森被定罪处罚,就可以消解民众的对司法不公的质疑,也完全能够防范他后来的盗窃、抢劫等斑斑劣迹;如果米兰达的“沉默权”主张被驳回,据警方第一次侦查所得证据定罪处罚也丝毫没有冤枉他。但是,这样的裁决充其量只是实现了两个带有瑕疵的正义,而这种正义目标下很可能隐藏一些不公正甚至完全错误的案件,这种正义是有风险的正义,其给司法公正和公民权利的保护将埋下重重隐患。司法机关如果给自己的轻率和自信留下纤毫侥幸,其给当事人将带来灭顶之灾,尤其是作为实体公正的关键屏障,程序正义的堤坝上决不能存在一丝缝隙,——如果程序正义的理念在中国得到足够重视,聂树斌案件、佘祥林案件、赵作海案件等一大批错案完全可以避免。

  不可否认,辛普森的前案和米兰达案的初次判决至今仍存争议,其判决亦未必百分之百正确,但把公权力装进笼子和给私权利穿上护甲的司法理念至今闪烁着真理光芒。如果没有二人被果断地放纵过一次,美国甚至许多国家的司法制度一定会落后于今天。哪怕他们事后没有被追究,“恶有恶报”的箴言在他们身上没有应验,我们也应当认为这种“漏网”是人类司法文明的进步。我们记住米兰达和辛普森名字的同时,其实更应感谢并铭记参与辛普森案件审理的12名陪审员和确定米兰达规则的沃沦大法官,正是他们的理智、独立、坚守以及勇气才创造了里程碑式的判决结果和诉讼规则。虽然当前我们的法官和人民陪审员尚不能完全做到这一点,但程序正义的价值和标准是相通的,两案带来的启示与警醒是有益的。许多时候,正义是需要执法者执著的坚守与勇敢地捍卫才能实现。

  辛普森和米兰达在程序正义的庇护下逍遥法外为世人为关注,以至于他们人生败亡的狼狈结局不被人记挂。他们的入狱受罚只是个案的胜利,而他们先前的被放纵才是整个司法制度的胜利。虽然美国大法官休尼特说过:“正义只会迟到,从不会缺席。”但所有的正义必须没有丝毫破绽,不允许存在任何风险,只有在法律面前无懈可击的正义才能恒久。(姚宏科)

 

版权所有:陇县政法委  地址:陕西省宝鸡市陇县东大街17号 电话:0917-4601055 传真:0917-4601055
  E-Mail: lx4601055@163.com  陕ICP备14000599号  陕公网安备 61032702000106号  技术支持宝鸡世纪网络